歷經36年,中國傳媒大學國際傳播學院特聘教授車洪才編纂的《普什圖語漢語詞典》最近將要出版。除了編纂者,已經沒有人還記得有這樣一項國家任務了。2012年,車洪才將他和張敏共同編纂的200多萬字的《普什圖語漢語詞典》交付商務印書館的時候,那裡的工作人員甚至不知道國家還有這樣一項工作。(4月8日《北京青年報》)
  據商務印書館外語室主任崔燕介紹,《普什圖語漢語詞典》字數在200多萬字左右,屬於中型詞典。按照合同規定,車洪才將獲得每千字80元的稿費。車洪才教授和他的團隊耗時36年的勞動成果,稿酬滿打滿算16萬元。
  當下社會,到處瀰漫著功利主義色彩,科研造假、學術腐敗之風愈演愈烈,變相騙取國家科研經費的醜聞屢屢發生。“海歸科學家”段振豪與同伙車某貪污科研經費100餘萬元人民幣,去年2月在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出庭受審。此外,據全國政協委員、全聯民辦教育出資者商會會長張傑庭介紹:“我跟國內一所著名大學有合作,這所大學的人跟我講,他們買一個六千萬的設備,放了五年都沒動,沒拆過包。”
  板凳要坐十年冷,文章不寫一句空。車洪才教授中年時接下《普什圖語的詞典》編纂任務,此後伏案36年一直默默無聞。直到2014年,已過古稀的車洪才重新回到人們的視線。36年磨一劍,車洪才教授的嚴謹治學精神令人肅然起敬。這在急功近利的社會大氛圍中,車教授的科研團隊需要怎樣的定力?
  車教授的國家項目被人遺忘,暴露出科研經費管理存在制度設計漏洞。北京大學教授饒毅和清華大學教授施一公在《科學》雜誌撰文,批評中國的科研經費分配體制和科研文化問題。科技部部長萬鋼在談及科研經費腐敗現象時,也對種種科研腐敗亂象深感“憤怒、痛心、錯愕”。
  審計機關對國家各部委、各省預算執行和其他財政收支情況發佈的數百份年度審計報告發現,涉及“問題科研經費”的至少有39份。審計報告顯示,科研經費“擴大用途”“擠占挪用”已成普遍現象。工資福利、職工食堂餐卡充值、買車、蓋房、買傢具都在科研支出之列。
  萬鋼部長的憤怒、痛心、錯愕,緣於我國科研經費管理的糟糕現實。遏制騙取和貪污科研經費的怪象需要標本兼治。
  首先必須建立科學的科研經費申報機制,從源頭上遏制貪污科研經費亂象。科技部部長萬鋼在中國發展高層論壇2012年會上表示,為了讓科研經費不被濫用,最重要的是讓所有課題在陽光下進行。筆者以為,科研經費申請可以借鑒當前論文發表“查重”的辦法,對所有申請項目進行檢索,將已有的研究項目剔除在外,避免科研經費的重覆申請的現象。
  第二,要加強科研經費的過程管理,加大監管力度。除了在設科研項目立項時就要嚴格限定資金的使用範圍,在科研項目進行中,不妨由獨立機構進行財務審計和監督,發現貪污科研經費的行為,及時糾正,直至追繳科研經費。
  再者,必須建立有效的懲戒機制,加大對貪污科研經費者的查處力度。近年來,科研人員貪污挪用科研經費的現象時有發生,而受到法紀處分者甚少。違法成本低,在一定程度上給那些貪污挪用科研經費者壯了膽。因此,完善相關法律制度,設立相應的法律認定標準,在追究騙取、貪污科研經費者的刑事責任時做到有法可依,對於那些騙取和貪污科研經費者無疑也是一種震懾。
  文/張衛斌  (原標題:36年磨一劍,老教授快被人遺忘說明瞭什麼�
創作者介紹

1301

fc20fcyoc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